新闻动态

行业动态

补贴难题:光伏产业应如何面对?

文字:[大][中][小] 2015-10-22  浏览次数:1035
摘要: 当下的光伏行业恰如这个秋意正浓的收获季节,稻穗垂,瓜果香。近期在京密集召开的各类光伏展会现场人潮涌动、交谈火热。现场发布的最新光伏统计数据、技术研发成果和政策利好消息,无一不在印证光伏市场的热度。

当下的光伏行业恰如这个秋意正浓的收获季节,稻穗垂,瓜果香。近期在京密集召开的各类光伏展会现场人潮涌动、交谈火热。现场发布的最新光伏统计数据、技术研发成果和政策利好消息,无一不在印证光伏市场的热度。

“为了支持行业发展,光伏补贴未来8~10年不会停。”国家能源局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司副司长梁志鹏在10月12日召开的2015光伏领袖峰会上表示,提高技术水平、降低成本是该产业在“十三五”期间要完成的重要任务之一。10月13日,国家能源局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司新能源处处长董秀芬在2015中国光伏大会暨展览会上进一步透露,“十三五”时期我国将持续壮大光伏发电市场规模,初步规划“十三五”光伏装机目标将达1.5亿千瓦左右,平均每年新增2000万千瓦的规模。

有赖于成本下降补贴将逐渐降低

伴随着近期光伏展会的举行,补贴调整的话题成为论坛现场参与量最大的讨论议题之一,也为光伏刚刚回暖的复苏之路增添了一层不确定性。

补贴将延续8~10年不会停,并不等于补贴额不会下调。梁志鹏指出,光伏行业未来要提高转换效率、降低成本,到2020年,系统成本达到每瓦5元以下。同时,要实现产业升级,具备强大的自主研发能力,关键设备实现国产化,全产业链技术能力和产业配套体系。

“目前光伏行业处于关键转型期,要实现规模扩展型发展到质量效益型发展的转变,实现高补贴政策依赖模式向低补贴竞争力提高模式转变。”梁志鹏说。

长期来看,光伏等清洁能源与传统能源在同一个平台上竞争是必然趋势,这就要求其具有参与市场竞争的能力水平,而“价格”无疑就是那张入场券。去年底,国务院发布的《能源发展战略行动计划(2014~2020年)》已提出,2020年将实现“光伏发电与电网销售电价相当”。

谈到光伏补贴压力时,董秀芬坦言:“我国目前光伏发电成本还比较高,依靠补贴的力度还比较大,各方面都要对这个问题引起重视,国家能源局也在积极协调这件事情。”他指出,一个是补贴发放要有资金来源,目前是通过电价附加增收0.015元/千瓦时,现在来看是不够的,下一步需要研究什么办法解决补贴来源的问题。还有及时发放的问题,国家能源局将发挥督促协调的作用,与国家发展改革委、财政部不断进行磨合、沟通和协调。

此前,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副理事长孟宪淦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也指出:“不论是可再生能源领域多项政策的出台,还是火电上网电价下调,无疑都透露出一个信号:可再生能源发电成本下降的压力越来越大,光伏上网电价下调和风电电价再次下调的时间将临近。”

提升全产业链各环节竞争力

今年是我国能源“十三五”规划和可再生能源“十三五”规划编制的关键时期,产业“十三五”规划对2020年前后的光伏行业发展将起到重要的指导作用。本届光伏大会上,“十三五”规划前景也是前来洽谈买卖的光伏制造商口中出现最多的词。

“在光伏产业的发展中,我们应更好地加强创新,这是未来发展最根本的动力。”国务院参事、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理事长石定寰在致辞中表示,在“十三五”期间,我国光伏产业不仅要在规模上有所发展,更要在全产业链的各个环节提升竞争力,特别是掌握各种核心技术,使产业不断升级换代。

梁志鹏对此表示赞同,他强调,“十三五”时期光伏行业的一个重要使命就是实现产业升级。“我们现在已经在尝试做的,就是加大光伏领跑者示范基地的建设规模。今年我们已经启动了大同这个100万千瓦的光伏领跑者示范基地,后面还要启动好几个,到明年我希望光伏领跑者示范基地规模达到300万千瓦以上,甚至更大一些。”梁志鹏介绍,光伏领跑者计划意在通过扩大先进产能规模,加快淘汰落后产能,实现光伏行业健康、可持续发展。

“‘十三五’是我国实现经济复兴、创新能力持续提升的关键时期,也是推进能源革命的战略机遇期。科技部将通过实施‘三个一批’,即推广一批先进实用技术、示范一批核心关键技术、研发一批重大前沿技术,为加快我国煤炭清洁高效利用、可再生能源大规模利用、智能电网及能源互联网建设提供有力的科技支撑。”科技部高新司副司长续超前表示。

同时,我们也应该意识到,光伏企业在今后参与国际竞争时,还将面临着技术壁垒、知识产权、环境标准、劳工标准、企业社会责任等方面的更高标准,也可能引发比较广泛、更加多样的贸易摩擦争端。

对此,商务部贸易救济调查局副局长刘丹阳提出,我国光伏企业应该重视对贸易摩擦的应对,了解国际规则,利用法律武器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;积极参与、广泛开展业界对话,通过磋商妥善解决贸易摩擦。同时,规范经营和出口秩序,采取市场多元化战略,避免贸易摩擦的发生。